首页 »

市西中学与愚园路“上海奥斯维辛”

2019/8/14 6:26:57

市西中学与愚园路“上海奥斯维辛”

如今超过65岁的老一辈的上海人里,遇到那些区域观念强烈的,总喜欢在初次见面时,弄清楚对方生活在上海什么区域。但出于礼节,又不方便直接询问对方职业或住址,那么询问对方在哪里读中学,则成为一个含蓄的试探。

 

“我是位育中学毕业的”多出身于徐汇区“上只角”,“我是控江毕业的”则意味着是大杨浦的子弟。如果说“我是市三女中毕业的”,那几乎可以断定其出身解放前富裕人家的小姐了,但如果说“我是市西中学毕业的”,那么判断其身份要稍微复杂一些,因为虽然坐落在租界内高尚住宅邻里的愚园路,但市西中学并不是一所面向权贵子弟招生的学校。

(以贵族学校模式建立的洋气市西中学)

 

上世纪30年代,随着租界西拓和房地产商的投资,愚园路上逐渐聚集起花园洋房和新式里弄,这条路也成为沪西高尚住宅地区的代名词。居住在这里的居民基本为解放前的高级职员、知识分子等。而随着上海解放,许多军队干部入住静安区后,这些干部的子女,也成为上个世纪50年代市西中学的主要生源。

 

不过,若是往前追溯,今日市西的两个源头,分别是1870年在虹口为受到双重歧视的欧亚混血儿童开设的一所私人学校——尤来旬学校,以及1886年在北京路河南路口由共济会会员集资捐款、为已故及贫困会员子女提供免费教育而创办的上海公学。

(40年代的市西中学)

 

与同时期其他面对外籍子弟开办的带有贵族性质的学校不一样,这两所学校一开始就有慈善性质,在被工部局接收成为“公学”后,也一直保持收费低廉的特色。当时在沪淘金的外籍人士,固然有沙逊、嘉道理等富商大亨,他们可以轻易把孩子送去贵族学校甚至直接送回母国接受教育,但更多在沪外籍人士是一些中低收入的水手、小贩、军警等普通人,还有一些在两边文化中都不受待见的欧亚混血儿。市西中学前身就是面向这些公共租界中低收入阶层外侨家庭子女的“公立”学校。后因为校舍扩大、男女分校、布局调整等原因,两个源头相继合并,最后汇聚在愚园路,但其公立性质不变。

 

但就是这么一点“洋气”,却为市西中学招致一段悲惨遭遇。

(二战时沦为日本集中营的市西中学)

 

1941年12月7日,太平洋战争爆发。12月8日,日军占领上海租界,宣布英国、美国、荷兰、比利时、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巴拿马等16个国家和地区的侨民为敌国侨民。同时,日军对英国、美国、荷兰等国的驻沪银行进行接收清算,对所谓敌国企业,则以“军管理”的名义进行侵占,第一批军管理企业就有64家。

 

同时,日军加大对上海英、美等所谓敌国侨民的控制,接收英美的大批医院、学校、教会。1942年9月20日,日本占领当局规定,从10月1日起,“敌国”侨民凡满13岁者均须佩戴红色臂章,臂章宽10厘米,上以一个英文字母代表国籍,美国为A,英国为B,荷兰为N,其余小国为X。

 

到1943年1月20日,日本总领事馆以“上总秘第一一号函”向工部局强征今市西中学所在地为集中营,将当时两所侨童学校所在的愚园路404号、地丰路(乌鲁木齐北路)8A号、10号的区域设为沪西第一集中营,用铁丝网与外部隔绝,门口设有岗亭,关押英美侨民。

 

教室被改成囚室。每间教室被分隔为二间或三间,每一间由一家使用。单身者除了若干例外,全部在原女子学校的礼堂、食堂、教室三处合住。对于侨民在集中营的生活,日本军事当局制订了详细的规则,对侨民的用餐、看病、寄信、处罚等有多达四条十八项的具体规定。侨民被安排从事洗菜、烧饭、打扫厕所、清洗浴缸等日常工作,还被安排去从事种菜、饲养家禽、手工等劳动。

 

从1943年2月7日至1945年8月日军投降,沪西第一集中营期间共关押877人。

(抗战胜利后,从集中营释放出来的骨瘦如柴的英国侨民 市西中学提供)

 

点名是日军掌握侨民动态的重要手段,因此,每天至少要点两次名。对于不遵守点名制度的人,日军会凶暴地予以惩罚。为了防止逃跑,日军除了加强警戒、巡逻等措施,还对被关押者实行连坐制度,一人逃跑,全队受罚。侨民任何逃跑、反抗的举动,都会受到严厉镇压。但由于愚园路的第一集中营铁丝网不牢,而且地处附近居民较多的区域,容易与外部发生接触,该集中营曾发生被收容人员成功逃脱的事件,也曾发生成功向外递交书信事件。

 

市西中学1953届高中校友陈维楹的家住在愚谷村,日军在强征工部局西童学校在愚园路设立第一集中营时,他还在觉民小学读小学(陈维楹1947年9月入市西中学初一年级),曾亲眼见到过集中营里被关押的英美侨民和门口荷枪实弹的日军哨兵:“日本占领了上海……未几,我家对面马路一幢三层红砖楼房里出现了男女老幼等不少蓝眼黄发白肤高鼻的外国人,我是从自家三楼顶的晒台上目睹的。这些人天天在那里或坐或走或三五成群地做着什么,大门口有日本兵持枪站岗,里面外国人从不见外出。再后来知道了:这里原来是工部局办的专供英美侨民子女读书的西童公学,现在成关押侨民的集中营。”

 

1945年8月日本宣告投降,集中营中的许多侨民,由于原有的住所已被日军征用,或者改作他用,他们一时无法出营,所以仍旧滞留营内。直到1945年11月,各集中营被收容侨民才基本走清。

(1943年被关押在沪西第一集中营(今市西中学校舍)的外侨中回访市西中学 市西中学提供)
 
 
抗战胜利后,上海市政当局正式接收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租界里的外籍人士陆续回国,这些为外侨子女设立的西侨学校也无再办必要。根据《上海市中等教育概况》记载,1946年8月“奉令将西侨男女中学合并,改称为‘上海市立市西中学’,任命赵传家为校长”。

 

自此,著名教育家赵传家、杨聂灵瑜不辞劳苦,花费数月工夫,将散落租界各处的属于公众之教育物资一一收归,并逐渐扩大招收华童的数量。市西中学所在的沪西地区,除了一些中上等收入的家庭之外,还有相当一部分产业工人、服务行业就业者家庭,他们的收入很低。因此,纳入市立公办体制的市西中学在就地组建后一直坚持向所有阶层开放,并设置减免等各类制度。1953年,市西中学经上海市人民政府命名为首批市重点中学。